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三三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起底:范冰冰曾代言

2018-06-21 16:2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52次 字号:

摘要: “三三集团一定会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很多人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我说,好,2016年底;如果说,帮我的人少一点,可能需要到2017年、2018年,但是一定不会超过2018年,这个愿望目标势在必得,”2016年,三三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俊在某内部会议上对参会者...

“三三集团一定会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很多人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我说,好,2016年底;如果说,帮我的人少一点,可能需要到2017年、2018年,但是一定不会超过2018年,这个愿望目标势在必得,”2016年,三三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俊在某内部会议上对参会者如是说。视频中的他身着藏青色西装,手持话筒和记号笔,表情轻松笃定。

如今,这个承诺已无法兑现。2018年5月30日,包括王文俊在内的三三集团主要成员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公安”)采取强制刑事措施。一位参与办案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萧山公安在武汉抓了40多名三三集团高管。该案件在全国涉及的资金“上千亿元”,已由公安部亲自督办,杭州市公安主办,武汉市公安配合调查。

虽然公安机关通过各个渠道督促三三系投资人报案登记,配合调查,但仍有投资者心存侥幸。萧山公安政务微博“平安萧山”发布的“案情通报”评论区已陷入“口水战”。三三集团各级代理亦鼓动投资人拒接公安来电。而原本“唯恐天下无人知”的三三集团微信公众号矩阵则开始批量删除历史消息。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在线下,公安机关对三三集团的查封目前仅限于武汉总部,包括位于湖北黄梅的三三健康产业园仍在正常运营,三三旗下小贷公司亦未见封条,各地玉茶坊与康满堂仍可正常进出,浙江部分地区被当地警方责令停业。对此,公安机关表示,由于牵涉人员众多,资金量庞大,对三三集团分支机构的处置尚需时日。

波及家乡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查三三。这是公安部督办的大案,如果没有经过公安部,萧山公安怎么会跨省到武汉来抓人呢?公安机关只有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以后才会抓人。一般是先立案,从外围开始调查,固定证据,完成这些动作之后才能抓人。所以你说的撤案是不可能的。这个案件有传销性质,也有非法集资性质,且通过微信、QQ群进行联络,非常隐蔽,”近日,记者以投资人身份向武汉公安了解案情进展,一位参与案件侦办的人士如是说。

6月中旬,记者再次实地探访了三三集团总部及旗下产业。位于武汉市凯德1818大厦31层至33层的三三集团总部仍处于查封状态,三个楼层电梯井入口处均贴有“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 封”的封条。凯德1818大厦一楼入口及前台则分别张贴了武汉市公安局与武昌区公安分局的告示。

武汉市公安局“建议集资参与人到本人户籍所在地或实际居住地公安机关报案。客观真实反映投资情况,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工作”,并称“公安机关将依法办案,最大限度追赃挽损”。武昌区公安分局发布的“致‘三三系’投资人一封信”的内容与之相似,并进一步“告知相关投资人依法、理性维权”。

本报在先前报道《起底三三集团:王彬宇“资产包”模式何去何从》中曾提及,三三集团还收购了一家名为“武汉市江汉区遨昌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小贷公司。

据该公司实际经营地水云居物业方面表示,6月以后再“没有小贷公司的员工和客户来过”,同时“也没有警察来过”。位于该处的小贷公司及毗邻的玉子春秋岫岩玉展示馆均大门紧闭,不过未见公安机关封条。

同时,三三集团旗下生产企业也没有被关停或查封的迹象。记者抵达湖北黄梅县大胜工业园三三健康产业园时,正是工作日下班时间。产业园东北部毗邻玉子春秋宝石厂的入口已关闭,物流中心大门紧闭;但产业园正门仍有人值守,并有少量车辆及人员出入。园区内办公楼偶见灯光,显示有人办公的迹象。园区相关人士表示,对于王文俊被捕一事并不知情,尚无警察来访,亦没有接到停产通知。

另据知情人士,王文俊被捕一事影响已传导至其家乡龙感湖。“龙感湖农场本地居民多有参与王文俊的生意,拿着几百甚至上千万在外省设点开店。人数有几百人,涉及的资金在3亿到4亿元之间。王文俊被捕后,龙感湖也人心惶惶,”该知情人士称。

狡兔三窟

据媒体报道,2017年2月底,浙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接到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反映,位于杭州市萧山区的一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短时间内沉淀资金17.19亿元,存在重大风险隐患。该电子商务公司就是“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三易通”)。本报曾在《范冰冰代言企业被查封数十亿元 三三集团多名高管被抓》一文中提及,2017年3月1日,萧山公安冻结了三三易通三个银行账户,冻结资金最高时曾达到40亿元。

巡回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晋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所谓“沉淀资金”“存在重大风险隐患”,指的是银行业特许经营的特殊性。“活期存款,如果没有监管,易被用于长期贷款或投资,导致资产和负债出现错配,出现储户提现困难等问题,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和金融危机。非金融机构,既无银行资质和实力,又不受监管,却沉淀资金,从事银行才可以的存款业务,因此风险极大,”他说。

多名参与办案的人士向记者确认,此次三三集团高管被捕,就是上述事件的后续。至于为何萧山公安在冻结三三易通账户一年多后才对该公司高管采取强制刑事措施,由于萧山公安尚未公布具体的案情进展,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这一时间点却解释了后来三三集团出走湖北江西,多次变更入金账户的怪异行为。

公开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3月后,多家本来位于浙江的三三集团骨干企业变更工商注册地址,纷纷更名迁址江西或湖北。2017年3月,嘉兴三三讯通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于都三三讯通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浙江嘉兴迁至江西于都;2017年5月,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更名为黄冈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杭州萧山迁至湖北黄梅;2017年9月,杭州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名为武汉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从杭州萧山迁至湖北武汉。

对于上述更名迁址,上海市一位三三旗下代理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样解释:公司迁址江西是为了扶贫,由于贫困地区有更好的上市政策,还可以方便今后登陆资本市场。

然而,频繁变更宝利来(编者注:宝利来的运营主体是杭州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王文俊旗下武汉三三华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属于三三集团旗下子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网上销售、信息技术开发、网页设计、软件开发、市场经营管理咨询等。三三宝利来被称为资产证券化平台,交易“玉石资产包”)汇款账户似乎就说不清道不明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间,三三集团就发布了4次宝利来汇款账户变更通知。其中,2017年12月21日,原建设银行于都支行的账户停用,启用农业银行于都支行账户;2018年1月5日农业银行于都支行账户停用,启用平安银行嘉兴支行账户;2018年3月15日,平安银行嘉兴支行账户停用,启用农业银行岫岩惠宁支行与建设银行岫岩支行账户。

世象人心

在《范冰冰代言企业被查封数十亿元 三三集团多名高管被抓》中,本报曾提及,因账户被冻结,杭州市萧山区金融办曾组织过一场名为“研究三三易通公司资金解冻问题方案”的会议。据本报掌握的一份会议纪要,三三易通曾提出将冻结资金汇入代理商账户,再由代理商将资金返还消费客户的方案,但这一方案遭到了萧山区金融办的否决。萧山区金融办认为“由于存在关联代理商风险等原因,故不同意‘三三易通’公司提出的冻结资金清退方案”,同时,“区公安分局要求继续案件侦查,待出具案件侦查结论后,再提出冻结资金清退方案及解冻日期”。

这即意味着,自2017年3月以来,萧山公安从未停止对三三易通的侦查。而据多位投资人反映,其间或听闻三三易通被调查的消息并向平台求证,得到的答复均为“公司已经没事了”“这件事已经了结了”。更让人诧异的是,在接受公安调查的同时,王文俊和他的三三集团竟不惮以更激进的圈钱手法狂飙突进。

在1至13期玉石资产包实现“单边上扬,十倍退市”的承诺后,为了兑现14至30期玉石资产包的类似承诺,2018年1月26日,三三集团推出了一个名为“短期1+1交割”的政策。综合禾商所宝利来事业部发布的通知及多名代理微信公众号的“政策解读”,如果投资人在2018年1月29日至2018年2月10日期间交割14至30期资产包,即可在半年内享受双倍资金返还。“比如你交割100万元的玉石资产包,6个月后公司就会返还200万元到你的账户,相当于钱存银行,拿6个月固定收益,”华中地区某代理表示。

年化200%的收益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量代理及投资人不顾一切地将全部身家投入“1+1”活动中。华东某代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身边的代理与投资人不仅将全部现金资产投入宝利来平台,且使用了包括变卖房产、变卖企业、向外举债、利用信用卡套现等多种非常规融资手段。“拿到钱后就都投了进去。当时的考虑是,信用卡和借钱的利息都不及宝利来高,所以也觉得无所谓,”上述代理说,但宝利来平台被冻结无法出金后,其迅速感觉到了还款压力,“光是想想每个月要还这么多钱就觉得日子快过不下去了。”他坦言自己正面临巨大压力。多位投资人亦称上述情况普遍存在。

内心焦灼的三三系投资人于是开始在各个渠道上为王文俊“正名”。部分投资人直接在“平安萧山”的“案情通报”下评论称“王文俊先生是我崇拜的人,他没有诈骗,不要以讹传讹”,甚至指责警方“打着公安的旗子,做着比黑道还黑的事情”,是“钓鱼执法”。三三集团旗下各级代理则鼓动投资人不要报案,不要接公安来电,“自己的钱自己做主”。

对于上述建议,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果相关投资者不去落实身份,在法院判决中难以认定其法律地位,退赔肯定不会有他们的份”。他同时表示,“部分投资者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客观上为追究犯罪责任增加了难度”。

曹晋义也认为,在公安已经介入要求投资人反映真实情况的背景下,代理商如果真的教唆投资人不接听公安电话,不向公安作证,这是妨害司法的行为,是违法的,甚至可能构成妨害司法罪。

“公安介入,是否有利于投资人拿回钱,取决于公安及检察及法院对案件的定性和处理,如果定性非法经营罪,并采取没收,则钱进入国库;如果定性诈骗或非吸,并发还投资者,则钱进入客户口袋。但出现哪种结果,由司法机关决定,代理商教唆投资人与公安对立,除了自己违法,对案件处理结果无实质影响,”曹晋义最后表示。

张梅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