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揭秘邦帮堂:平台惯性拆标、创始人暗中退出、资金恐无以为继

2018-03-21 15:2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69次 字号:

摘要: 平台名称:     邦帮堂 平台网址:     https://www.rmbbox.com/ 曝光原因...

平台名称:     邦帮堂
平台网址:     https://www.rmbbox.com/
曝光原因:     平台惯性拆标、创始人暗中退出、资金恐无以为继
网贷黑马”,邦帮堂经常在新闻稿件中这样自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台一跃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创始理事单位,确实让人惊讶。查阅相关资料,园区型P2P+020模式、鑫茂集团上市背景等屡屡提及,公司概念讲的不错。

随着“上位”的成功,邦帮堂抹去了产品违规、自融等诸多黑历史,公司转而高调迎合监管。小编本以为这是“从良”之举,没想到合规面纱之下,平台惯性拆标、项目信息涉嫌造假。另一边,创始人寇权正暗暗退出、上市背景不再提及……

1、被抹去的黑历史

先介绍一下基本情况。邦帮堂成立于2014年8月,注册资金1亿元,实缴5000万。总部位于北京,运营主体是北京紫貔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大股东为天津鑫茂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投资”)。这名字不单听着和上市公司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茂科技”)只有两字之差,二者还真有关系。

上溯天津鑫茂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是杜克荣和杜鹃两位自然人股东。恰好,鑫茂科技也存在一名叫杜克荣的董事。直到2015年年底,其一直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一职。2016年,杜克荣由董事长变更为董事。

一个名字重合可能是巧合,多个主要成员重合就不仅仅是巧合了。对比两家公司的主要人员构成,鑫茂科技董事唐晓峰、原董事杜鹃、原监事孙昭慧、杜克玉,均在邦帮堂的控股股东鑫茂投资处任职。公司所倡导的园区型O2O模式也是建立在鑫茂科技开发产业园区开发、建设、运营和管理的经验之上。所以,外界把邦帮堂看成是创始人寇权携手鑫茂科技共同创立,不无道理。

但是后来,这个靠谱的干爹,却慢慢在邦帮堂的新闻通稿中隐去了。这是为什么?到底是谁在剥离谁?这个问题先保留。

时间轴来到2017年3月,邦帮堂被爆出大量产品违规、涉嫌自融。某自媒体在《深挖!北京邦帮堂涉嫌违规,关联公司融资上亿!》一文中指出,邦帮堂在2017年间连续发布了大量与金交所合作的理财项目,产品基本来自“大连再生资源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连交所”)和“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交所”)。

《网贷管理暂行办法》下来之后,明确规定平台资产端不能对接金交所。邦帮堂这部分违规的产品就不得不整改,但是该部分产品交易量不小。文章指出,半个月之内连交所的金融产品共发布了超过1.2亿元,产品“金标”是10000元起投,“钻石标”是50000元起投。目前官网栏目已经改版,此前的零存宝、金标、钻石标等产品信息都无法查询到。公司贴吧尚留有一部分痕迹,证明这个项目确实存在。

不仅如此,文章还指出,邦帮堂涉嫌关联自融。项目资金最后流向了一家保理公司,该公司成立不久,且股东曾作为邦帮堂平台代表出席行业活动。[url=http://www.caijing.com.cn/]财经网就上述信息的真实性发去采访函,截止目前公司没有回复。

至于零存宝、钻石标、金标等存量产品的何去何从,更无法知晓。

2、惯性拆标项目信息如同儿戏

看完背景,我们再来看看平台现状。抹掉了野蛮生长的黑历史,现在的邦帮堂就安全可靠了?答案是并不一定。

根据互联网金融协会公布的数据,截止2018年2月,邦帮堂成交额达57.5亿元。网站理财端现有票据、车贷、V贷项目。借款端名义利率为15%,不包括管理费率。

票据、车贷大家都理解,V贷则是没有抵押物的短期借款。从资金流向上看,从2017年4月以来,平台资金持续11个月净流出,共计流出12.72亿元。平台存在一定的资金流动性风险。

前十大借款人占了待还金额比例约70%,平台重复借贷率非常高。并且,前两名借款人合计占比62.99%,第一名借款人待还金额高达2.18亿元,可以说风险相当集中。

再转向平台的具体项目,小编发现拆标已经成为邦帮堂的惯性动作。例如V贷-2018030119与V贷-2018030121两个项目,发标时间、利率、期限等一致,项目资料连水印都一致,由此推断两个项目实为一家公司的借款。有两种可能,一是借款企业自己分两次借款;二是平台自身有金额限制,借款企业不得不分两次申请。但两种做法的理由分别是为什么呢?又或者说,公司意图掩盖借款人高度集中的事实?

不仅如此,在同一个公司的借款项目中,小编还发现了矛盾的部分。实为同一个公司的焦作XXXXX有限公司的借款标,两项标的金额同为为30万,但借款余额却让人看不懂。按照票据2018022503项目已有80万的借款余额,本次借款共计30万,超过了监管层所规定的100万限额。而按照票据201012503项目显示借款余额50万加上本次借款金额计算,又没有超过监管限额。同一天发布的项目,资料难道是随意填写的?

财经网根据项目资料查询,焦作美博士饲料有限公司的经营人、经营人、注册地、营业范围等信息与邦帮堂资料显示一致,确认为该公司借款。但疑惑的是,该公司注册资本50万,为何会有近100万的贷款需求?针对上述问题,财经网向邦帮堂发去采访函,公司截止目前尚未回复。

3、创始人暗中退出

还记得前面小编的保留问题,鑫茂科技为何逐渐隐退在邦帮堂的通稿中。很多人会暗暗揣测,这会不会是释放的前期危险信号?小编能查到的资料显示,一同隐退的还有邦帮堂创始人寇权。

天眼查显示,寇权在2016年11月退出了对邦帮堂的直接投资。并且,4个月后,寇权参股40%的鑫茂荣信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也退出投资人队列,改由鑫茂荣信大股东鑫茂投资直接投资。

而这位寇权,其实算是互联网金融的资深人士。2010年加盟宜信集团,2011年创立信和财富,2014年,携手天津鑫茂科技投资集团共同创立鑫茂荣信财富和邦帮堂。

在邦帮堂起步期间,这位创始人可没少去各处发表演讲。就是这么一位重视建立品牌形象的高层管理者,在2017年却基本找不到其在公开场合的露面。取而代之的是公司副总裁刘现才。

吊诡的是,这不是寇权的第一次退出自己一手创立的平台。寇权退出信和财富的具体原因尚不可知,但该公司去年被大面积逾期、最大股东涉嫌自融等一系列负面缠绕。

寇权此举是为了爱惜羽毛,提前抽身?还是为了此前自融传闻买单?不管如何,网贷平台尽管高管变动频繁,但创始人、投资人的变动才最为敏感。因为这关乎能否有钱继续烧下去。

工商信息目前显示的股东信息还是寇权实缴500万,鑫茂荣信实缴4500万。传闻中毅光年千万级别的投资没有体现在股权变动中,公司2016年的审计报告也证明了这一点。截止2016年末,公司实收资本5000万,未分配利润-3083万元。也就是说,还没有有融资消息传出的话,邦帮堂的2000万能支撑多久?

对于公司是否已经实现盈利?未来是否有新的融资计划?创始人寇权的退出是否属实?截止发稿,邦帮堂均未给与财经网回应。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