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ST保千里“生态”崩塌 20跌停市值狂泻160亿元

2018-01-26 11:3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79次 字号:

摘要: 创A股纪录的连续20个跌停,投资者至少已经亏损75亿元。“生态圈”骗局崩塌的ST保千里(600074.SH),正在将投资者带往跌无止境的深渊。 1月25日,是ST保千里复牌后的第20个交易日,也是第20个连续跌停。截至当天收盘,相较于复牌...

创A股纪录的连续20个跌停,投资者至少已经亏损75亿元。“生态圈”骗局崩塌的ST保千里(600074.SH),正在将投资者带往跌无止境的深渊。

1月25日,是ST保千里复牌后的第20个交易日,也是第20个连续跌停。截至当天收盘,相较于复牌前的第二个交易日,ST保千里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66%左右,市值蒸发超过75亿元,近10.2万名投资者,已人均亏损7.5万元以上。

借壳*ST中达上市的ST保千里,本就带病上市。在原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下,又热衷于V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生态”局,而有“翻版乐视”之称。2015年9月以来,该公司通过定增、发债、借款等方式,获取了百亿元以上的资金,其中相当部分用于投资、收购。

然而,2017年下半年,ST保千里自查发现,这些投资,不仅严重违反决策程序,庄敏还涉嫌利用对外收购、预付款、应收账款等方式,共计侵占上市公司资金超过67亿元。如今,ST保千里可能已经资不抵债,而收购的项目只有两个正常运营,公司陷入内外交困之中。更严重的是,去年12月1日,因涉嫌信批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10万投资者已人均亏损7.5万

市值一路狂泻160亿元的ST保千里,至今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止跌的希望。

1月25日开盘后,ST保千里仍然死死封住跌停,报于3.92元,跌幅5.08%。虽然出现了4505万元的成交,但仍然没有出现打开跌停的迹象。从2017年12月29日复牌至今,ST保千里已经连续19个一字跌停。加上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的跌停,如今已是连续20个跌停,超过*ST众合、*ST众安的连续18个一字跌停,创造了A股历史上最长连续跌停纪录。

停牌前的第二个交易日,ST保千里的收盘价为11.54元。截至1月25日,其股价已经累计下跌7.62元,跌幅达到66%左右,市值仅剩95.57亿元,超过160亿元市值,在连续跌停期间灰飞烟灭。

看不到止境的狂跌,让机构投资者、散户蒙受巨大损失。2017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ST保千里共有10.19万户。其中,庄敏、庄明、深圳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江阴市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蒋俊杰、陈海昌等五名股东,合计持有58.21%的股份,持股数量约为14.28亿股。

剩余的9.9亿股,均由投资者持有,户均持股数量约为9800股。按1月25日收盘价计算,10亿股对应的市值,已经蒸发76.2亿元,投资者人均亏损约为7.5万元。

相对于散户来说,机构投资者损失更是惨重。目前,ST保千里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机构投资者,持股数量共计1.12亿股。即便按停牌前价格计算,这几家机构的损失,也已达到8亿元左右。

参与ST保千里2016年定增的机构投资者,损失就更大。根据披露,ST保千里定增价格为14.86元/股,参与机构包括华龙证券、中车金证投资有限公司、海富通、金鹰基金、红塔红土,认购数量分别为1331万股、1338万股、4015万股、1345万股、4015万股,合计为1.2亿股。

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虽然认购期限已满一年,但由于ST保千里处于停牌中,这五家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数量没有变化。截至1月25日,每家已经亏损10.94亿元,浮亏总额高达13亿元以上,亏损率已经超过70%。

“生态”骗局崩塌

最辉煌时市值超过670亿元,有“翻版乐视”之称的ST保千里,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已经是时所必然。2017年7月,造假上市曝光之后,管理层更迭、原实际控制人失联、债务危机等重大危机,在短短四个月多月内接踵而至。

2015年3月,借壳*ST中达上市后,在庄敏主导下,ST保千里开始大规模的生态布局,通过大量对外投资、收购,向VR、机器人、人工智能方向转型。根据媒体报道,该公司还一度与乐视抱团,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以此为由头,上市时候后仅仅半年,ST保千里就开始乐圈钱之路。2015年9月,该公司披露了定增方案,计划融资19.98亿元,资金用于布局手机、汽车、云端大数据等在内的五个“智能硬件生态圈”项目。2016年7月,该定增完成。

此后,ST保千里就在圈钱的路上狂奔。2015年9月、12月,该公司分两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以11.30元、7.25元的价格,向包括总裁在内的100余名员工授予4984万余股,合计融资约4亿元。2016年11月,该公司又发行了12亿元公司债。

此外,ST保千里还通过贷款获得大量现金,只有2017年上半年借款渠道现金为负数。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借款取得现金8.7亿元,其他筹资活动取得现金6.2亿元,扣除筹资支出后,共得现金10.5亿元。2016年,借款获得现金28.2亿元,偿还债务7.3亿元,借款净额近21亿元。此外,还在2017年7月获得5亿元委托贷款。

而对子公司担保,也是ST保千里一项重要的资金来源。2016年年报显示,其对子公司担保余额为22.6亿元。到2017年7月,对子公司担保已增至23.7亿元。以上合计,在危机完全爆发前,ST保千里共计融资达100亿元左右。

这些资金的相当部分,被用于“生态”投资、对外收购。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ST保千里对外股权投资余额达22亿元,比上年增加近20亿元。2017年上半年,对外股权投资额亦达19.9亿元,合计金额近42亿元。

庄敏失联前不久,ST保千里还在大肆对外投资。2017年9月,该公司已与百岁兰、恒天融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岁兰成长投资企业基金共同投资的岁兰成长智联产业成立,ST保千里、岁兰成长作为劣后级,出资8亿元、1.7亿元。

这些打着“生态”旗号的投资,更像是一场骗局。2017年12月25日,该公司公告称,经过核查,2016年~2017年的对外投资中的9家投资标,投资总额约32.75亿元,存在估值虚高,且多数未履行决策程序,可能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而且经营情况不乐观,只有两家正常经营。

ST保千里公告称,庄敏通过控制投资标的转让方收款银行账户的方式,实际控制该银行账户内的股权转让款,并涉嫌通过介绍第三方与投资标的签署业务合同,将投资款项转出,因此涉嫌以对外投资侵占公司利益。

巨额债务与经营危机

掏空上市公司后,庄敏留给ST保千里的,是棘手的债务危局。

ST保千里2017年12月25日披露,截至当年11月底,保千里及其子公司在金融机构的债务本息,合计余额高达44亿元。这些债务中,已有9.36亿元出现逾期,包括本金8.64亿元,2016年债券逾期利息7234万元。

ST保千里的债务,牵扯全国十多家银行和信托公司,以及供应链、商业保理等类金融机构。危机爆发后,部分借款虽然尚未到期,金融机构均通过诉讼,进行财产保全,冻结该公司资产,导致其资金陷入极度困难之中。

这还不是全部负债。由庄敏违规进行的担保,也是压在ST保千里身上的重担。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2月至7月,深圳宝生村镇银行与深圳志豪供应链公司、同威盛世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授信协议,向后者提供 3.05 亿元授信,ST保千里子公司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图雅丽特种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图雅丽”)、庄敏担保。

此外,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洛银金融租赁向深圳云邦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云邦信息”)等签署售后回租赁协议,由洛银租赁为云邦信息提供4.5亿元的融资租赁款;亦由保千里电子、庄敏担保。截至2017年12月,保千里电子、图雅丽可能为此承担担保金额合计约为6.52亿元。

根据披露信息,该公司已开立银行账户21个,被冻结共19个;主要下属子公司保千里电子开立银行账户32个,被冻结的31个。截至2017年12月25日,ST保千里账户现金余额2.39亿元,被冻结金额约1.8亿元,被冻结的金额占账户现金余额约75.31%。

不仅资金极度紧张,如果扣除庄敏侵占的资金,ST保千里可能已经资不抵债。截至2017年11月30日,ST保千里账面净资产约47.6亿元,账面总资产为105.04亿元,总负债超过67亿元。

各项资产中,存在风险的预付账款余额约8.73亿元,应收账款余额约25.66亿元,商誉余额约24.3亿元,加上对外收购形成的资金,合计金额超过90亿元,已经占到其上述总资产89%左右。扣除这些因素后,净资产仅剩14亿元。换言之,如果扣除上述存在风险的资产后,ST保千里的资产负债率可能已经高达480%以上。

除了巨额债务危机,经营也陷入困境。ST保千里保千里称,由于资金困难,新品研发及成果转化缺乏资金支持;商业信用萎缩导致供应链紧张,原材料采购困难,生产产能下降。高管及员工队伍也不稳定,导致公司客户流失,销售额下降。

解决危机的最好办法,就是拯救者的出现。但截至目前,似乎也难以看到希望。目前,庄敏、二股东深圳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已经被多次冻结。2017年11月16日,庄敏与周培钦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所持约6.1亿股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授予周培钦行使。通过这种方式成为实际控制人后,周培钦至今并未采取实质性动作,化解ST保千里当前的困境。1月25日,在关于股价波动的回复函中,周培钦称,不存在对该公司进行债务、业务重组、发行股份、买卖股份等安排。

全身而退的实控人庄敏

ST保千里的一路狂跌,承受损失的,只有一众投资者。而悲剧的始作俑者庄敏,不仅几乎亳发无损,反而全身而退。庄敏目前受到的唯一惩罚,还是2015年借壳上市时的造假行为。根据证监会处罚决定, 2014年至2015年的借壳时,提供了九份内容虚假的协议,导致其收购资产的评估值,虚增了2.74亿元,上市公司为此支付股份1.29亿股。7月11日,证监会下达处罚预告,保千里及实际控制人庄敏、公司上一届董事会成员等11人,受到警告、罚款的处罚,共计罚款235万元。其中,庄敏被罚款60万元、责令改正,庄敏随后辞职。相对于其套取的巨大利益,上述处罚简直不值一提。

但庄敏并未因此改正。2017年9月,觉察到ST 保千里危机的两家银行,冻结其账户。但仍在庄敏主导下的该公司称,造假案已经完结,解除了由此产生的暂停上市或退市风险,生产经营情况正常,50%的资产负债率属于中等、正常水平。

但事实并非如此。庄敏出让控制权,并清洗原管理层后,对公司投资、负债等核查后,庄敏涉嫌ST保千里对外投资、大额预付账款侵占公司67亿元资金的惊人内幕才得以曝露。

但截至目前,庄敏上述严重侵害上市公司、投资人利益的行为,至今未受任何惩罚。2017年12几月25日,ST保千里称,庄敏在大额收购交易、违规担保等事项中存在诸多疑点,董事会决定公司就其涉嫌侵占公司利益事宜向证券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报案,将相关情况及证据材料移送至证券监管部门、司法机关进一步核查,并通过司法途径最大限度追回公司损失,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然而,庄敏此时己失联。

不仅如此,庄敏还通过股权质押提前套现。截至2017年9月底,庄敏所持股己全部质押,变相套现离场。

ST保千里的惨剧,是公司治理失控的典型。以该公司对外收购为例, 除了部分项目,该公司竟未进行任何专项披露,只是在定期报告中批露了投资金额,对持股比例、收购方式、时间等均未提及。

实际控制人、董事会权力过大乃至一手遮天,是其中主因,庄敏也难辞其咎。 2016年11月,保千里曾修改公司章程,规定对外投资、租入或租出资产、资产抵押、质押、签订管理合同、债权或债务重组、研究与开发项目的转移、签订许可协议以及其他交易,交易总额火成交金额,以及交易产生的利润,占该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50%以下、30%以上,董事会皆有权决定,由此可见其董事会权力之大。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