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长治晋宁化工毒气泄漏致2死5中毒 记者深入调查还原事件始末

2018-12-26 15:0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2次 字号:

摘要: 无视环境污染,将已经淘汰的产业、落后的工艺引进山西长治市郊区霍家沟工业园区内的山沟里,在没有正规生产经营等手续的情况下进行非法生产危化产品终酿大祸。12月11日,长治市潞州区晋宁化工有限公司发生一起有毒气体泄漏事故,目前已造成2人死亡,5人中毒正在接受治疗...

无视环境污染,将已经淘汰的产业、落后的工艺引进山西长治市郊区霍家沟工业园区内的山沟里,在没有正规生产经营等手续的情况下进行非法生产危化产品终酿大祸。12月11日,长治市潞州区晋宁化工有限公司发生一起有毒气体泄漏事故,目前已造成2人死亡,5人中毒正在接受治疗。

晋宁化工

记者首次调查受阻 企业”身份”成谜

长治市潞州区晋宁化工有限公司有毒气体泄漏事件发生后,记者第一时间赶往霍家沟晋宁化工有限公司属地西白兔乡政府,见到了乡党委副书记张军,其搪塞记者道:”书记、乡长都不在,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随后记者赶往霍家沟村委会,在村委会四楼办公室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调查组正在会议室开会,记者只好在门外等候想进一步具体了解事故情况。然而,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明明说里面正在开调查组会议,但是会场内却传出一阵阵掌声,令记者纳闷儿!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五人受伤,即使领导讲话再精彩,此处应该有掌声吗?

等待一个多小时散会后,记者找到了一名霍家集团分管安全的王姓副总,其称:”晋宁公司不属于霍家集团,其不了解情况。”记者赶到事发企业晋宁化工,映入眼帘的就是矗立在办公楼顶的八个大字”霍家集团晋宁化工”。见记者拍摄,门房里出来一人问记者来意,并要求记者出示证件,随后才联系让记者进入企业。一名自称负责人的霍姓人员对记者说:”所有材料都报上级部门了,你们去上级部门了解吧”。对于发生的事故一概不提。记者在该企业的厂区里仍然能闻到一股难闻刺鼻的气味,问及企业是否还在生产,其告知已经停产了。那么晋宁化工到底是否归属霍家集团?至今仍然是个谜!

一圈儿走下来,处处都在搪塞推脱,只是长治市安监局在其官方公众号内发表一篇”严厉约谈潞州区政府 举一反三 严防事故”的文章,而文中并未对事故的细节做任何叙述。

相关链接:长治市政府安委办对潞州区政府进行约谈

12月15日,长治市政府安委办对潞州区政府进行约谈,要求潞州区政府就晋宁化工有限公司”12.11″有毒气体中毒事故深刻剖析原因、总结教训,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排查风险治理隐患。长治市政府安委办主任、市安监局局长郭强主约谈,长治市政府安委办副主任、长治市安监局总工程师长杨志强、长治市安监局危化科科长李永飞参加了约谈。

潞州区政府筹备组常务副组长牛海江对”12.11″事故的经过、处置调查、当前处置进展情况进行了详细汇报,对事故原因进行了初步分析。

长治市安监局总工程师杨志强就这次事故的教训与潞州区政府进行了谈话,针对事故暴露出的五个突出问题,及如何防范和遏制同类事故再次发生,从树立安全责任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强化应急响应能力、严肃事故查处问责、安全生产有效防控五个方面提出了建议。科长李永飞就目前潞州区政府、安全监管部门、企业主体责任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十个方面的建议。

潞州区政府表示,对指出的问题照单全收。并积极表态:一是对全区所有危化企业邀请化工专家、严格按照”四个一律”的原则全面排查整治。二是待查清”12.11″事故原因、明确事故责任后,将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三是举一反三,在全区所有行业领域深入开展”查隐患、抓整改、保安全”专项行动,严厉打击各种非法违法生产经营行为。

郭强强调,要清醒认识到当前形势的严峻。目前,潞州区正处在城郊区合并、机构改革、人员调整等关键时期,存在岗位适应、熟悉工作过程和人心不稳等问题,特别是岁末年初,各类生产经营活动持续高位运行、安全生产压力增大、各类事故易发时期,一定要清醒认识到当前安全生产的严峻形势,牢固树立红线意识、底线意识,增强工作责任感、紧迫感,切实做好安全生产工作,有效预防和减少各类生产安全事故发生。

要彻底整改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要对照刚才谈话指出的具体问题,认真组织整改,要明确整改问题的责任单位、责任人、整改措施和整改时限,并将整改落实情况及时报市政府安委办。

要从严事故查处。这起事故发生在刚刚结束的为期两个月安全大检查之后、发生在全国上下都在深刻汲取”11.28″张家口爆燃事故之际,发生在全市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省、市危险化学品专题视频会议精神之时,在社会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实属不该,但也暴露出一些县区存在的突出问题,一定要以这次事故为契机,严查事故原因,要严肃追究、问责企业相关监管部门的责任。

要深刻汲取这次事故教训,举一反三,在全区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工作,坚决按照”四个一律”的原则,对非法生产经营建设和经停产整顿仍未达到要求的,一律关闭取缔;对非法生产经营建设的有关单位和责任人,一律按规定上限予以处罚;对存在非法生产经营建设的单位,一律责令停产整顿,并严格落实监管措施;对触犯法律的有关单位和人员,一律依法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要提升招商引资质量。今后,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要注重经济发展质量,要提高招商引资的门槛,抓好定位,要将科技含量高、发展前景广的优质资源、优质产业引入长治市,坚决杜绝将已经淘汰的产业、落后的工艺引进长治市。

推诿扯皮难掩真相 企业情况”浮出水面”

既然和霍家企业没有关系,那缘何晋宁化工挂着霍家企业的招牌?记者通过网站查询到企业的基本信息。长治市晋宁化工有限公司于2014年02月12日在长治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公司位于长治市潞州区西白兔乡境内,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党鑫,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主要经营化工原料及产品。从工商提供的信息中,记者看到该企业生产不含易燃易爆品、兴奋剂及危险剧毒品,那么这些毒气又是从何而来?记者继续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晋宁企业建设项目出现了人为变更,从最初生产三嗪酰胺产品, 到2017年建设年产100吨丙硫菌唑,后改建为年产2000吨杀菌剂咪鲜胺、副产1500吨氧化钠项目。而这些经营事项的变更,并未在相关机构进行审验和许可,由此可见企业属于无证违法经营。在西白兔乡,晋宁化工的”身份”组成还有另一个说法”晋宁化工是由霍家沟村民与引进的江苏、山东等自然人共同组建的化工企业”。

据了解,2018年12月1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长治市晋宁化工有限公司发生有毒气体泄漏造成多人中毒,在送医救治途中伤者杨广松于12月12日9时在治疗中抢救无效死亡;伤者邢军红于12月18日下午17时30分在治疗中抢救无效死亡。其余5人在本地医院救治无果后转诊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住院治疗。

那么导致中毒的元凶究竟是什么,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是一种俗名叫光气又称为碳酰氯(COCL2)的无色、具有发霉柴草气味的剧烈窒息性毒气,高浓度吸入可致肺水肿。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显示,人类吸入25ppm乘以30分钟就可致死,是一种剧毒气体,毒性比氯气约大十倍。那么该企业是否有规划、环保或消防等手续?应急救援基本措施是否具备呢?西白兔乡任乡长告诉记者说:”霍家沟规划手续没有批文,所以环保和消防手续大部分企业都没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规定:生产、储存、装卸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工厂、仓库和专用车站码头、易燃易爆气体和液体的充装站,必须向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申请消防设计规划,审核验收合格后方可生产。这类没有消防手续的煤化工企业在霍家沟就有四五家,这样的危化工企业为何能持久生存?监管部门是如何监管的呢?

相关链接:光气又称碳酰氯,剧毒,微溶于水,较易溶于苯、甲苯等。由一氧化碳和氯的混合物通过活性炭制得。环境中的光气主要来自染料、农药、制药等生产工艺。光气是剧烈窒息性毒气,高浓度吸入可致肺水肿。毒性比氯气约大10倍,但在体内无蓄积作用。在生产条件下以急性中毒为主,主要对呼吸系统造成损害。吸入光气后,发生典型的刺激症状,初为干咳,数小时后加重,轻者出现咳嗽、胸闷、气促、眼结膜刺激和头痛、恶心等;重者可发展为肺水肿、呼吸困难,甚至出现休克。

从吸入光气到出现肺泡性肺水肿有一潜伏期,一般为6~15h,亦有短至2h或更短者。吸光气后产生恶心,头晕,咳嗽,胸骨后不适,喘息和气急,咳血痰。儿童患者症状往往不明显,以客观表现为主,如咳嗽、恶心、呕吐等;而成人则以主观不适为主如胸闷、气短、头昏、乏力。

记者与患者家属交谈

险象环生 中毒者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了解到因毒气中毒的6名工人已转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情况后,记者于2018年12月23日赶赴河南省郑州市,在郑州市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有三个院区,每个院区相隔30余公里,记者只好一个一个去打探,从上午九点至下午四点,经过7个多小时的辗转打探终于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新区医院)见到了其中的伤者之一关俊科的妻子史永琴,她告诉记者:”老公关俊科今年38岁,家住长治市郊区东旺村,在晋宁化工上班还不到两个月。12月11日,事发当天,她接到其老公的电话,称自己因吸入有毒的”光气”中毒了,在长治市医院住院治疗,一开始就是咳嗽,后来症状越来越严重,被转送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一周后,关俊科的意识逐步恢复,主治医生连连说到:”其丈夫与死神擦肩而过,捡回了一条命,能活过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由于关俊科本人还在ICU重症监护室,记者不便深入采访,其妻向记者简单叙述了事故发生时的情况。从她的介绍中记者得知,已经死亡的两名工人当时就在泄漏气体的工作台,由于靠近毒气源,所以病情严重,没有抢救过来。其余五人现在医院康复治疗中。

目前事故调查正在进行当中,对于此事进展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

[记者手记]

监管缺失,谁来为带血的教训买单?

就发生在”12.11″山西长治晋宁化工毒气泄漏事件而言,对于危化品生产的监管缺失之害,其直接危害是在人命关天的行业领域。两个年富力强的中年男子被所在的企业用放出的毒气夺去了生命。母亲失去了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面对充满着带血的教训和企业的利益熏心,可怜的操作工人连反抗和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毒魔吞噬了年轻的生命。这是怎样的痛心!

据了解,长治晋宁化工毒气泄漏事件发生后,长治市环保局局长赵晚花连夜带领监测站、监测支队赶赴现场,对事故现场环境污染情况进行监测,防止环境污染事件发生。长治市安监局副处调研员魏红斌带领工作人员到医院了解中毒人员,并到达现场调查处置。潞州区安监局长舒志斌和西白兔乡乡长任小宁赶赴现场开展处置。

试问相关职能部门,淘汰落后的污染企业是如何批准引进来的?企业在建设和非法生产期间是如何去监管的?

就其可能性而言,一家企业突破环保安全防线,要么是刻意违法违规,寻找漏洞逃避监管;要么是监管力有不逮,未能及时防范。在这其中,监管部门疏于日常监督者有之,采取睁一眼闭一眼态度有之,甚至主动庇护违法企业者亦有之。疏于监督者显系失职,对违法企业采取绥靖、包庇态度者,则是一种渎职行为。追溯根源,这或是因企业”来头不小”,让监管者不敢作为,也有可能是监管部门与企业形成利益勾结,甘愿充当其”保护伞”。

千里堤坝、溃于蚁穴。抓好安全监管,功夫更在平时。记者认为首先要抓好关口前移,在规划审批环节中,不管是哪家企业,不论企业有什么来头,必须咬住防线不放松;其次是抓好日常监管,把环保及安全工作做细做足,不放过任何可能影响安全生产的蛛丝马迹,不错过任何可能导致灾难的安全漏洞;三是抓好安全责任制,明确党政同责,建立终身追责,谁敢拿安全生产开玩笑、做人情,就拿谁问责,追究其党纪与法律责任。

晋宁毒气,警钟震耳。惟有牢记血的教训,严抓安全监管,严惩失职渎职者,才能有效遏制安全事故,保障公众生命安全。


文章来源:城市头条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