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一力制药业绩蹊跷增长:大客户解约自有产品“填坑”

2018-03-29 11:2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15次 字号:

摘要: 一力制药业绩蹊跷增长:大客户解约自有产品“填坑”消炎药出厂价涨逾2倍 【编者按】从来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在市场热议“独角兽”回归的同时,也有不少公司撤回了A股IPO申报材料,广东一力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力制药)就...

一力制药业绩蹊跷增长:大客户解约自有产品“填坑”消炎药出厂价涨逾2倍

【编者按】从来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在市场热议“独角兽”回归的同时,也有不少公司撤回了A股IPO申报材料,广东一力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力制药)就是其中之一。去年12月中旬递交招股说明书(申报稿),3个月后又申请终止审查,一力制药的IPO之旅略显匆忙。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单独拎出公司多项经营数据、市场数据计算,可发现其勾稽关系并不牢靠。此外,合作10年的大客户也已与公司解约,控股子公司因环保问题被处罚。

当未来一力制药卷土重来时,能否摆脱这些“烦恼”?

每经记者 金喆 吴泽鹏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资本市场的造富魔力,吸引着很多公司重复“鲤鱼跳龙门”的故事。自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过会率有所下降,一些排队的公司也打起“退堂鼓”,总部位于广东肇庆的广东一力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力制药)就是其中一家。

从IPO申报材料看,一力制药的净利润从2014年的4000余万元上升至2016年的6700余万元。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净利润更是高达6128.30万元,距离2016年全年的净利润水平差距也已不远。然而,提交IPO材料约3个月后,2018年3月14日,一力制药出现在终止审查的名单上,成为最近一个月里第25家主动撤回IPO申请的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研究一力制药的招股材料,从中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3月26日,记者向一力制药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丢失合作伙伴后自有药品补差

纵观中国制药工业近5000家企业,90%以上在同质化竞争中群雄乱战。中小企业要想生存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抱大腿”,也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跟大药企进行合作和发展;二是“谋转型”,通过提高研发能力和运用资本进行“换血”,达到转型的目的。

一力制药属于前者。公开报道显示,曾胜以前是白云山(28.770, -0.45, -1.54%)制药厂的大经销商,2002年广东省四会市白云山制药厂四会分厂改制,曾胜接盘并创办了广东一力医药有限公司。不久后与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和广州花城制药厂(以下简称花城制药)开展合作。2009年,曾胜再次操刀集团化改制,将旗下资产并入一力制药。

从经营数据看,一力制药在两大客户的“关照”下一路扶摇直上,沉浮十多年后闯关IPO。

2014~2016年,一力制药营业收入分别为6.8亿元、6.97亿元和6.46亿元,合作业务收入占比超过六成。参照2017年医药工业百强名单,排名第98位的千金药业(15.380, 0.00, 0.00%)2016年药品收入约为14.91亿元。

但是,花城制药给一力制药带来的收入支撑并没有沿着增长曲线一路向上。2016年底,在10年合作接近尾声时,双方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进行了告别,花城制药和一力制药对簿公堂。2018年2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为双方长达10年的“亲密合作”正式画上句号。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一力制药的业务分为自有药品和合作药品两块,2014~2016年花城制药贡献的收入占合作业务收入的30%~40%。2017年上半年,失去核心合作伙伴的一力制药合作业务收入直线下降至1.70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也从2014年最高峰的71.92%降至47.21%。

不过,之前过于依赖合作收入的一力制药及时抓住了“救生圈”——自有药品收入取得突破性增长,2017年1~6月实现收入1.86亿元,超越2014年全年、紧逼2015年和2016年全年,占总收入的比重也从2014年的23.10%陡增至51.67%,这也是过去3年以来的最高值。

那么,又是哪些产品成为一力制药经营危机的救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一力制药主要品种收入和自有产品收入后发现,一力制药在多项数据上存在蹊跷。

从主要品种分析,2017年上半年,复方丹参片、复方感冒灵片、感冒清热胶囊、穿王消炎片、穿王消炎胶囊和蛇胆川贝液,这6个主要品种的合计收入为9675.64万元,占当期自有药品收入的52.02%。换句话说,一力制药的自有业务收入中,有约9000万元来自非主要品种,以47.98%的占比撑起近半壁江山。但2014年、2015年,自有药品营业收入中,非主要品种收入占比均约为35%;2016年占比约44%。

为了体现公司成长性,一力制药对主要品种、自有业务、产销率等多个关键指标进行了披露。记者也从这些数据中,找到一些有待一力制药进一步解释的数据。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一力制药及子公司共拥有药品批准文号187个,2个独家品种。一力制药官网(截至2018年3月21日)上,共展示了33件产品,其中一力罗定制药、一力制药、一力桂西制药各有9个产品,合作企业白云山制药有6个产品,剔除一力制药招股书申报稿中列出的核心产品,还有27个产品没有披露具体的销售收入。

在招股书申报稿中,一力制药还对产品作了另一种分类。公司在第122页称“复方丹参片、穿王消炎系列、感冒清热胶囊、妇血康颗粒和妇炎康胶囊等产品在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是公司的自有品牌核心产品”。其中,妇血康颗粒为全国独家品种,妇炎康胶囊为国家中药二级保护品种,均为市场竞争力较强且已经有一定市场认可度的药品品种。但是,一力制药在第254页披露的“主要产品销售情况”中,却没有出现上述两种妇科药品的经营数据,只在行业竞争情况中简单分析了市场情况。

在此情况下,一力制药到底是哪些药品销售实现大幅度提升,从而保证业绩平稳,记者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未能找到答案。

●普通消炎药半年提价近2.6倍

从牵手10年到对簿公堂,如今的一力制药与花城制药彼此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一力制药与主要客户白云山的关系更加亲密,一方面通过销售白云山合作药品获取利润;另一方面又开发与这些药品高度重合的产品线。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一力制药销售药品按用途可主要分为止咳祛痰平喘类、感冒类、清热解毒类及心血管类。记者注意到,一力制药的产品线中,鲜有拿得出手的标志性产品。比如,规模最大的复方丹参片在全国有671个生产批文,行业排名第一的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占比达到四成;感冒清则面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感冒清胶囊/片、感冒清热胶囊/颗粒/口服液等生产批文接近500个;复方感冒灵片生产批文有74个;蛇胆川贝液/胶囊/散的批文则超过200个。

一位曾与一力制药有过交集的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一力制药很多品种在市场上有很多大品牌在做,如果企业无法在营销上作过多下沉,很难打开市场,所以有些产品看着是“独家品种”,其实只能算是小品种。

尽管如此,一力制药部分产品均在报告期内出现不同程度提价,其中以穿王消炎片的提价幅度最大,2017年上半年的平均单价比2016年提高257.83%,而2014~2016年,其年均提价幅度在15%左右。据了解,穿王消炎片由一力罗定制药生产,成分为穿心莲和了哥王,属于消炎解毒类产品,用于痰热咳喘、腹痛,以及急慢性扁桃腺炎、咽喉炎、肺炎。提价后,穿王消炎片也由6个主要品种的第4位升到第3位,与第二大品种复方感冒灵片收入只相差90多万元。

从产品营销角度分析,某款产品价格上涨大致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市场供求关系失衡导致,企业主动提价;二是成本上涨,企业被动提价。而以上原因,往往伴随着行业的普遍行为。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采访调查发现,若从原料及市场销售情况分析,一力制药对穿王消炎片的提价并无坚实依据。

首先,记者走访了广州海珠区、天河区、荔湾区主流区域部分药店后,并未找到穿王消炎片的身影,有些药房药师甚至表示“没有听说”。3月20日,记者又在多个医药电商的展示平台上,进一步试图购买穿王消炎片。但是,其中一家显示有货的电商平台市场总监表示,链接仅供展示,由于是小品种,平时并未关注,“消炎药本来就很多,又不是大厂家,你看平台上也没有什么成交量”。而在康爱多大药房,穿王消炎片显示为“售罄”。

记者进一步查询药品中标信息发现,穿王消炎片的中标价格较往年没有出现大幅波动。药智数据提供的中标信息显示,2018年穿王消炎片已有两条中标信息,分别为2月和3月,一力罗定制药生产的穿王消炎片(薄膜衣)0.23克规格在江苏盐城的中标价为0.59元/片。2017年,中标价格在0.59元~0.78元/片。不过,对比2007年至今的信息,中标价格没有出现太大波动,甚至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如2008年1月,穿王消炎片(36片)在吉林以28.07元中标,折合单价为0.78元/片。

另一方面,穿王消炎片的两种原料也没有出现太大的价格波动。记者查询多个中药材价格平台注意到,最近3年,穿心莲、了哥王两种中药材的价格都比较平稳,监控的终端价格也未出现大幅波动。

工信部中药材产业信息监测预警平台、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官方网站中药材天地网显示,2014~2018年,荷花池药市、安国药市、亳州药市、玉林药市整体货源走动平稳,穿心莲的特点是库存较丰、产新继续、产地广泛,市场价格上升空间有限。记者梳理发现,全草统条售价在5.5~7元,纯叶售价8~9元。在一力制药穿王系列产品涨价前期,2016年穿心莲甚至出现货源走动缓慢的情况。

了哥王同期的价格波动也不大,统货价格在6~8元,亳州、玉林、安国市场资讯中在2013年和2014年均出现“冷背品种、需求有限”“寻获商家不多、偶有零星小批量货源交易”的描述。2016年5月,玉林市场资讯称,了哥王行情较长一段时间没有明显波动,阴枝、阳枝混合统段市价在4.8~5元,偶有厂家投料需求购进。

源头价格未见波动,一力制药却对穿王消炎片进行大幅提价。一家名列一力制药前五大客户的经销商在查询内部数据库后表示,该区域公司未采购穿王消炎片,不清楚是否涨价。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追踪到穿王消炎片最终的渠道去向。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提价后(即2017年上半年的销售价格)计算,一力制药这款产品留给终端的利润非常有限。记者对比健客网、康爱多、七乐康等多个主流医药电商平台后计算,单片价格在0.5~0.6元,而一力制药招股书申报稿披露,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穿王消炎片出厂单价约为0.396元。

或受提价影响,记者分析一力制药招股书申报稿发现,伴随提价,一力制药穿王消炎片同期的销售与价格“背道而驰”,连续三年出现下滑。但受单价上调影响,尽管2017年上半年穿王消炎片的销量只有往年的1/3,但销售收入创出新高。

一力制药对穿王消炎片寄予厚望,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这样介绍:“(穿王消炎片)为独家品种,属于中药广谱消炎产品。清热解毒类口服中成药所有品牌中,只有济川药业(43.250, -0.65, -1.48%)集团有限公司的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市场份额超过10%,可以说各大品牌在市场上均具有一定的机会。穿王消炎片与蒲地蓝消炎口服液一样,也是独家品种,该系列品种尚处于市场开拓阶段,市场潜力较大。”

前述业内人士指出,穿王消炎片属于非常普通的消炎药,穿心莲也是很便宜的中药材,突然涨价确实有些不寻常。但药品的决定要素还在于市场,如果市场都买不到,提价的作用也不大,除非是特别出名的品种,否则消费者不会愿意买单,所以小厂家一般对提价非常慎重。

●核心品种行业数据“打架”

在最大单品复方丹参片上,一力制药也与同行说法不一致。

在招股书申报稿中,一力制药援引南方所——广州标点医药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标点信息)的统计数据称,我国复方丹参制剂主要包括滴丸剂和片剂,片剂市场中,一力制药生产的复方丹参片2016年销售额为1.26亿元,在片剂市场中以11.36%的份额排名第二。2013~2015年则分别以13.12%、13.42%和15.58%的市场份额,排名行业第二。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另一份必康股份(26.180, 0.10, 0.38%)(002411,SZ)引用的同样由标点信息提供的复方丹参片市场数据却存在不同情况。

必康股份在其2015年12月发布的一份公告中提到,2013年一力制药复方丹参片销售收入为1.47亿元,以8.02%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2014年实现销售收入1.32亿元,对应的市场份额为7.13%,排名第四。在这份名单中,上述两年排名第二的均为西安必康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必康集团),市场份额分别为8.04%及8.95%。

这意味着,一力制药与必康集团在复方丹参片的市场份额上出现数据“打架”。而两份数据报告,均由标点信息出具。根据公开信息,标点信息成立于2007年,隶属于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情况向标点信息进行电话采访,但工作人员以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了采访。

为了进一步求证上述数据,记者试图联系不同的第三方药品数据平台。咸达数据向记者提供的样本库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一力制药的销售收入排在同仁堂(33.330, -0.46, -1.36%)(600085,SH)、众生药业(11.960, 0.16, 1.36%)(002317,SZ)后面。

不过,一家从事药品数据采集的平台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复方丹参片是老牌中成药,下沉到四五线城市和乡村,主要份额在零售渠道消化,医院的样本数据库覆盖面相对不全。

但是,记者尝试多种途径后,只从一家企业获得标点信息提供的2016年复方丹参片市场报告(以下市场销售情况均以产品的终端零售价计算)。2016年,中国复方丹参片在医院市场(包含城市公立医院、城市社区医院、县级公立医院、乡镇卫生医院)的销售额为3.6亿元,比上年增长37.47%,在城市零售药店年度销售额为7.93亿元,比上年增长8.26%。照此计算,上述报告中2016年我国复方丹参片市场规模为11.53亿元。其中,一力制药在医院渠道占比12.81%,排第二位;在零售药店渠道未进入前七位。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申报稿中,排名第一的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复方丹参片销售收入为5.95亿元,市场份额53.54%。而在上述记者拿到的市场报告中,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该品种医院及零售药店市场销售合计6.26亿元,市场份额约为54.3%,两份数据相差约3000万元。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于3月26日下午向一力制药招股书申报稿中公布的邮箱和传真电话发去采访提纲,并致电对方,一位孙姓工作人员回复称已收到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对方任何回复。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