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河北永年:同地不同价 土地拍卖遭质疑

2018-02-05 11:0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80次 字号:

摘要: 随着记者对河北永年飞宇集团多次报道,该集团公司相关情况逐步浮出水面。 日前,记者再次接到举报电话称:“看到你们多次报道飞宇集团情况,感觉你们是在真的主持正义,所以给你们再反映一个情况:在永年土地拍卖中,飞宇集团受到的种种‘优待’,真正原因是在...

随着记者对河北永年飞宇集团多次报道,该集团公司相关情况逐步浮出水面。

日前,记者再次接到举报电话称:“看到你们多次报道飞宇集团情况,感觉你们是在真的主持正义,所以给你们再反映一个情况:在永年土地拍卖中,飞宇集团受到的种种‘优待’,真正原因是在永年只要飞宇集团参与竞拍的土地,别的房地产公司根本就不会参加竞拍,因为所有的条件本身就是为飞宇集团量身定做的。”只要飞宇集团“看不上”的地块,“竞争那叫一个激烈啊!甚至地价会翻一番,看着国家的钱流入到个人腰包,着实心疼”,因此强烈要求记者予以关注,给相关部门敲一个警钟,能够将土地出让金最大程度的流入到国库,用在国家最重视的项目中。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赶赴邯郸市永年区见到了举报人,其拿着一堆材料气愤的对记者说,本来这事与我无关,但是看着国家的钱白白的流入个人腰包,真的心疼,这是我们这里2017年12月1日那一天拍卖的几块地,有两个流拍,别的不说了,其中只有几块住宅用地,飞宇集团中标了4块地,土地单价在1791元左右每平方米,而别的公司中标的土地单价确在3910元左右每平米,同在一个县城土地的成交单价却相差一倍多,这个拍卖的地块编号YN2017-57、YN2017-58、YN2017-59位置均位于七里店村东北、富强路东侧、育英南路南侧、府西街西侧,按照【国土资发(2009)154号】第九条规定:“商品住宅项目1宗地出让面积不得超过下列标准小城市(镇)7公顷(合105亩),中等城市14公顷,大城市20公顷。

永年区很明显只能算一个小城镇,只要不超过7公顷是可以一次拍卖的,这块地一共才有73亩左右,现在分开三块竞拍的原因一目了然,1791元的极低价格参加竞拍的人肯定不少,只要飞宇集团竞的其中一块,那么剩下的两块中标单位想施工就难了,所以这些地没有人竞争,直接按照最低价中标了。当天拍卖的另外一块编号为YN2017-60的住宅用地,位置在临洺关镇施庄村东、中华大街东侧,土地单价为3910.19元每平米,起始价为3462万元,最后成交价为7831万元,溢价率为126.23,你可以感受到当时的竞争多么的激烈,从这两块地的竞拍上可以看出当时的情况,其实所有人顾虑除了飞宇集团在当地的影响更怕的是人家的关系网,,人家的二儿子白某杰系永年国土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谁惹得起啊,地在人家手里,一句话的事。

记者接过资料详细翻阅发现,在2017年12月1日的竞拍中,飞宇集团共中标了4块地,编号为YN2017-56号,位置位于临洺关镇交警北路南侧,总面积18610.44平方米,土地单价为:1791.47元每平方米,起始价为3334万元,中标价格同样为3334万元。编号为:YN2017-57、YN2017-58、YN2017-59的土地位置都在七里店村东北、富强路东侧、育英南路南侧、府西路西侧,其中YN2017-57地块面积为20000平米,土地单价为1791元每平米,起始价3582万元,中标价位3582万元,溢价率为0。号为YN2017-58地块,面积为23686.54平米,土地单价为1791.21元每平方米,起始价:4243万元,成交价为:4243万元,溢价率同样为0。编号为YN2017-59的地块,总面积为5319.93平米,土地单价为1791.38元每平米,起始价:953万元,成交价为:953万元,溢价率依然为0。然而,编号为YN2017-60,位置位于临洺关镇施庄村东、中华大街南侧的地块总面积为20029.74平米,土地单价为3910.19元每平米,起始价为3462万元,成交价为7832万元,溢价率高达126.23。

按照国家规定,同一县城同一时段内起拍价相差不能超过15%,而在一个县城,同一天拍卖的土地单价却相差了一倍多,记者将疑问告诉举报人,其笑而不语的递给记者一张纸,只见上边写着飞宇集团法人白某宾大儿子白某杰系区委办常务副主任,二儿子白双某任区国土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其指着名单说,这只是白某宾的两个儿子,还有他的亲兄弟、亲戚以及一些哥们关系就更多了,因为涉及的面太多我现在就先不跟你说了,就这些你应该就能明白为什么该公司在永年能够顺风顺水了吧!有蛋糕人家独吞是有理由的。

情况是否真如举报承认所称的呢,记者带着种种疑问来到永年区国土资源局,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该区国土部门有规定,接待记者应有该区国土执法局先期接待并帮助联系有关领导,同时其并向记者将提供了综合科候科长电话,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赶赴国土执法局后,该局工作人员称其不在并帮忙联系后称,侯科长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同时建议记者留下问题和电话,回来后转交该领导后联系记者,在无奈的情况下记者只得留下采访提纲以及电话等待该领导的回复,但是在该局办公桌的一个通讯录上记者发现飞宇集团法人白某宾二儿子白某杰系该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排行第二名。截止记者发稿仍未接到该区国土部门的电话。

新闻来源:http://hb.jjj.qq.com/a/20180129/026563.htm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