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主流新闻媒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第二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持股员工欠税逾千万 千山药机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2018-01-28 09:4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51次 字号:

摘要: 大股东股权被冻结、遭证监会调查、持股员工欠税逾千万,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山药机”,300216.SZ)最近深陷泥潭。 2017年年末,千山药机发布可能涉及实控人变更的重大重组公告。随后,公司大股东刘祥华股权被冻结、证监会...

大股东股权被冻结、遭证监会调查、持股员工欠税逾千万,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山药机”,300216.SZ)最近深陷泥潭。

2017年年末,千山药机发布可能涉及实控人变更的重大重组公告。随后,公司大股东刘祥华股权被冻结、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银行账号被冻结、大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定增生变等一连串“变故”让其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对于公司连日来风波迭起,千山药机董秘兼副总陈龙晖并不愿太多回应,只是谈了公司应对处理的最新进展,“证监会调查通知下达后,正在与债权人等各方沟通。大股东股权被冻结,债权人本来就要了解情况,现在被证监会调查,债权人更要我们给他们解释清楚。还有更多公告正在落实中。”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独家获悉,千山药机目前拖欠逾千万的个人所得税税费未缴纳。对此,千山药机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在接受采访时也回应证实。

“我快要崩溃了”

1月17日,记者到访千山药机总部。临近下午下班时间,身穿蓝色工作服的生产工人陆续涌向西北门,刷轧机出厂。西北门的斜侧方是公司的行政楼,不时有工作人员从楼中走出,乘上楼前的班车。行政楼大厅空无一人,大厅中间陈列着千山药机出产的非PVC膜软袋、塑料瓶、玻璃瓶包装等产品。位于三楼的管理层办公室大都锁上了门,唯有“证券部”依然有工作人员忙碌着。当天傍晚,千山药机连发的三条公告,掀起了利空风暴。千山药机公告称,公司于1月16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受此影响,千山药机实控人筹划股权转让计划被迫终止,甚至存在被实施暂停上市风险。

一石激起千层浪。1月18日,千山药机大股东刘祥华所质押的4980.8万股份陷入跌破平仓线窘境。同时,千山药机及子公司共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共计1.62亿元被采取冻结强制措施。

“我快要崩溃了”,千山药机财务总监周大连在1月18日首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然而,就大股东股权质押是否为补充公司现金流的问题,周大连并未作正面回复,只是表示目前正配合银行机构调查。

实际上,这并不是周大连第一次应对千山药机信息披露违规的问题。2017年8月,因公司2016 年度业绩快报存在变脸现象,且业绩快报修正披露时间滞后,千山药机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祥华、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陈龙晖以及财务总监周大连均被深交所通报批评。

债务危机加深

截至目前,关于千山药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的调查还在持续,但证监会的一纸《调查通知书》牵出了千山药机多个隐匿的债权人。

2011年5月登陆创业板后,千山药机从最初的注射剂成套生产设备、医疗器械产品和医药包材等制药装备机械,不断扩展至基因测序、慢病管理、食品包材及烟花包材等。

大举扩张之下,千山药机的负债规模高企。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2年千山药机资产总额9.56亿元,负债总额1.6亿元。直至2017年三季度末,千山药机资产总额达到44.98亿元,负债总额攀升至31.81亿元。与此同时,千山药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12年的-4502.97万元降至2017年第三季度的-1.22亿元。

在资金链日益紧绷下,千山药机四处“补血”。

面对资金饥渴,千山药机一方面通过定增筹集资金。在上市之后,千山药机三次发布定增预案,不过均以失败告终。2014年8月,拟向3名自然人作价不超过12.58亿元发行不超过6531.67万股,该定增方案在2015年8月被否;2014年10月,千山药机拟募集不超过39.98亿元,该定增方案在2016年3月被称因市场宏观环境、资本市场发生变化而宣告终止。最近的一次定增发起于2016年12月,千山药机拟向包括实控人刘祥华控制的长沙华福康投资有限公司在内的不超过5名特定投资人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0亿元。

另一方面,股权质押贷款成为千山药机子公司及高管的惯用手法。其中,实控人刘祥华2012年起便不断进行股票质押,以融资为由,分别向华夏银行、国泰君安、中信证券、华泰证券多次进行股票质押、解除质押、再质押。刘祥华直接及间接持有5358.35万股,占千山药机总股本的 14.83%。

截至2018年1月,刘祥华将其持有的92.95%股份进行了质押,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3.78%。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仅2017年一年,经由子公司质押的千山药机股权数达到3.18亿元。截至2017年10月25日,千山药机及控股子公司实际发生的对外担保金额为3.06亿元,正在履行或将要履行的担保总额达到6.6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的比例为56.43%。

与此同时,千山药机还将筹资来源伸向了民间借贷。2018年1月23日,千山药机在对公司相关9个被冻结账号进行核实后,从银行调取的资料显示,刘祥华、千山药机及子公司卷入至少两起民间借贷,涉案资金累计达6664万元。

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千山药机上述债务持续承压。

1月22日,千山药机公告称,其原计划2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募资计划决定终止。与此同时,刘祥华、邓铁山及黄盛秋三位实控人质押给国泰君安证券的部分股票接连跌破平仓线。

除此之外,民间借贷牵涉的法律裁定导致千山药机多个账户被冻结。其中,刘祥华、陈端华、刘华山、千山药机及子公司与自然人曹洪的民间借贷纠纷案,经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裁定后,千山药机相关的7个银行账户都被冻结,冻结资金共7000万元。并且,刘祥华所持有的96.3%股票被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进行司法轮候冻结。

股权激励“后遗症”

对于千山药机此次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症结是否涉及账务问题,记者向千山药机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师刘杰询问,他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监管部门没说,千山药机也没说,我们正在查找。”

不过,记者从多个渠道独家获悉,千山药机目前拖欠逾千万的个人所得税税费未缴纳。

对此,上述千山药机高管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个人所得税拖欠未能缴纳,税款有逾千万,具体数字不清楚,主要是高管股权激励的个税。”

据了解,早在2012年10月,千山药机对公司董事、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共88人授予限制性股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其中,刘祥华以100万股的分配额独占鳌头。

根据激励计划草案显示,限制性股票的解锁条件为:以2011年净利润为基数,2012~2014年利润增速下限为30%、69%和120%,净资产收益率为8%、9%和10%,授予价格为 5.87 元/股。

实施一年后,由于2013年度净利润未达到限制性股票解锁条件以及持股员工离职,千山药机回购了部分限制性股票。

时至2015年12月7日,千山药机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第三期股票解锁的议案》。第三次解锁期股票符合解锁条件的激励对象为83人,可申请解锁的限制性股票数量为932.1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58%。

根据我国有关股权激励个人所得税政策的财税〔2005〕35号、国税函〔2006〕902号和财税〔2009〕5号文件规定,高管从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所得,属于个人因受雇而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应按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一般由上市公司代扣代缴。

因此,按照千山药机激励计划草案,第三次解锁的限制性股票将在2016年前陆续解锁,行权员工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为千余万。

自2016年起,千山药机没有再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员工持股计划等激励措施。千山药机当年的年报数据也显示,2016年公司的股权激励费用为零,而2015年股权激励费用为248.83万元。

因此,千山药机高管持股激励所得应来自于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时,换言之,持股激励所得应在2016年之前。

多名财税专业人士告诉记者,对上市公司高管人员取得股票期权在行权时,纳税确有困难的,在经主管税务机关审核后可以分期缴纳。不过,缴纳期限为自股票期权行权之日起6个月内。

如此看来,千山药机高管2016年之前的股权激励所得涉及的个人所得税缴纳,已属逾期未缴纳状态。

关于上述持股员工欠税问题,陈龙晖明确表示,“目前只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湖南省税务部门并没有对公司展开调查。”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